买码网 > 网上买码网站 >
网上买码网站
News
资讯

字号:

朝阳区文化馆:从有形的馆到无形的管

浏览次数: 日期: 2017-09-11 21:24

  朝阳区文化馆:从有形的馆到无形的管 

  本报记者 陈涛

  在京城乃至全国文化馆群体中,朝阳区文化馆都有如“神一样的存在”。它从不缺人气,却主动去啃“硬骨头”——不放弃街乡那些此前对文艺无感的人们,以办展览、讲故事、演话剧的形式,让他们耳濡目染,成为文化的亲近者;它本已衣食无忧,还执着寻找与社会机构的合作机会,甚至把生意做到了海外,如此拼命只是为了提升公共文化供给的含金量。

  当不少文化馆还在为引人入馆发愁时,朝阳区文化馆早已摒弃“守着场馆打转转”的老式做派,冲出有形的馆,一头扎进与基层百姓“心贴心”的隐形网格中。

  人 “老兵”坚守38年立规矩

  位于金台路的朝阳区文化馆,一天里很少有清静下来的时候。午间12时,一队平均年龄逾65岁的外地游客点名进馆追忆“失去的岁月”,馆内“老物件展”有居民用过的老电视机、老唱片和京剧服饰等,处处散发出时光沉淀出的文化味儿。晚8时许,馆内名为“非非”的剧场内,挤满了80后、90后,他们全是小剧场话剧的拥趸。这里一直是“老少通吃”的文化策源地。

  场馆的规模和外形定格于1996年新馆成立时,那一年,39岁的徐伟通过竞聘成为馆长。也是从那时起,他带领大伙儿主动放弃“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的金饭碗,投身差额拨款的洪流中,因为旧有路径已不能激发文化资源再生。

  转折发生在2003年,当年全国确定的35家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中,朝阳区文化馆是唯一一家基层文化单位。这次破冰让徐伟开始明晰文化馆定位,“它其实是用文化来治理社区,与街道办、村委会的功能差不多。”理念决定行动。当其他馆还在按部就班坐办公室时,朝阳区文化馆已经搞起了项目责任制,办展览的、经营剧场的、放映电影的,各自组队各管一摊。“不是我派你去干嘛,而是每个项目组进行到哪一步,我就把与之配置的资源交给你。”徐伟说。也正是这种看似松散实则高效的运作形式,让文化馆凝聚起一大拨儿青年才俊。

  入职两年的王通是中国传媒大学电影专业硕士研究生,正是在文化馆的五年志愿服务,让他的职业规划发生了改变,“没想到文化馆这么有意思,毕业时毫不犹豫地报考了朝阳区文化馆。”他现在主要负责文化馆艺术影院的建设,“乐趣与工作很好地结合起来。”他笑言,徐馆长就像一座永不停歇发射电磁波的磁场,吸引不少人因他而来,且长久驻留。从事馆内外宣的张晓娇到文化馆之前是名社区工作者,在这里她找到了归属感,“每天都与层出不穷的文化形式打交道,能让人上瘾。”她说,如今馆内每个项目组都有好几名这样的年轻人。

  “馆长在文化馆一待就是38年,履历简单到一行就写完。我们私下都想让他刹刹车,可他还是像个年轻人往前冲。”王通说,馆长对工作的态度就是给后来者立下的最好规矩。

  事 老街坊和文青一个不能少

  国内一些文化馆有个尴尬的别称——年节文化馆,逢年过节才热闹。为了推倒藩篱,徐伟主动到基层寻找那些曾经游离在馆外的人们。

  国内首支大妈现代舞团的组建,就是再好不过的一次成功实践了。朝阳区文化馆于去年6月成立的这支舞团,平均年龄五十多岁,“出发点就是把现代舞这种时尚运动和社区居民连接到一起,告诉她们并不是只有专业人士才可以玩儿。”舞团艺术总监朝克介绍说,当时没有任何动员,只是在各街乡发布了一个招考通知,结果呼啦啦来了一大群人,澳门银河娱乐,很多人此前没有丁点舞蹈基础。今年60岁的金兰阿姨来自麦子店街道,她在练习现代舞的过程中可没少遭罪,经常弄得青一块紫一块。不过,老人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它会让身体慢慢放松。”据了解,今后朝阳每个社区都将拥有大妈现代舞团。

  只要文化产品对路,能吸引老街坊就能打动年轻人。数年前,区文化馆所属“9剧场”推出的话剧《青春禁忌游戏》,没想到吸引了大批年轻人涌入文化馆——一个曾经被认为只属于“一老一小”的地方。此后,文化馆一发而不可收拾,如今馆内有大小剧场6座,再加上地处798的“玫瑰之名”,以及坐落于垡头的“黑钻”、香河园的“红钻”等,旗下剧场已有十余个。在首都年度小剧场演出中,朝阳区文化馆的场次占到三分之一,最高一年演出上千场。

  每年8月由文化馆张罗的“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也已成为国内同类戏剧活动的佼佼者,这两年更是吸引到民间文化机构出资赞助。其中一家机构的负责人透露,他相中的正是台上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除了可以从中发掘新苗子,还可以将创意不错的话剧拿去做网络直播,以及改编成影视剧、开发衍生品,“没人否认这里也许会诞生下一个大IP,只是耐心者不多。”文化馆拿着赞助则可以提高评委待遇,把参演戏剧打磨得再精细些。双方各得其所。

  为了让越来越多人成为文化馆的黏性用户,文化馆也没少花心思到市场里搏击。“其实赚钱不是目的,主要是为了让公共文化产品不游离于市场环境之外成为非主流,再就是用收益反哺公共文化,提升品质。”徐伟说。

  网 “以文化人”延伸服务

  从没踏进过美术馆的三五户人家,要合伙儿办间“美术馆”,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朝阳区文化馆正在推行的美育项目。

  周末一大早,家住八里庄西里社区的黄炳文两口子就张罗起剪纸需要的图案,头天晚上他俩才和邻居商量把那个户外一平方米左右的展示空间捯饬出艺术美感。

  名为“一米美术馆”的这个项目是朝阳区文化馆将服务触角往基层延伸的最新例子,具体做法是,在没有任何美术基础的人中间开展美育实践。

  说起“一米美术馆”,就不得不提及在此之前开展的“一米田”社区治理实验。

  文化馆去年从八里庄街道选出的四个社区,其中两个是相对富裕的新社区,另两个属于条件薄弱些的老社区,之前两边儿根本不来往,甚至新社区居民扬言绝对不让老社区住户穿行而过。

  为了将生人社会升温为熟人社会,文化馆想出通过彼此交流种菜养花经验改善邻里关系的办法。令组织者欣喜的是,不出半年,曾经的陌生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乡邻街坊。而且,他们还从各自兴趣爱好出发,自发成立了一些松散社团。

  朝阳文化馆推出“一米美术馆”、“一米博物馆”,正是基于此走向升级版“以文化人”。

  以文化方式治理社区的这一路径顺利实施,得益于朝阳区文化馆倡导设立的“文化居委会”。与实体居委会不同,它是由社区居民自由组建,协商提出文化需求,再由文化馆负责项目策划和协助落地实施。这一做法目前主要在八里庄街道和垡头地区做实验。朝阳区文化馆副馆长张馨元解释说,一方面是囿于人力物力,另一方面想做得完善些,复制推广不宜过快。

  除了通过制度建设,主动把文化服务延伸到街区、群众家门口,文化馆还在借力裂变出新的文化团体,诸如,多年坚持老物件收藏催生了各街乡创建出不少同类博物馆;新推出的新媒体矩阵“文艺工号”将为有志于从事公共文化产品供给的机构提供平台资源。就连毗邻文化馆的麦当劳餐厅也被纳入“以文化人”的范畴,文化馆打算在此推出全市首家麦当劳小剧场……

  走出有形的馆,吸纳更多同行者。也只有这样,文化的触角才能延伸得更远,走得更实在。